无症状感染者如何应对?会否引起疫情爆发?专家回应


“第二天去拿报告的时候,医生说我父亲肺部有阴影,并将他作为新冠疑似人员上报,”王先生说,得知父亲被定义为新冠疑似人员后,当日便带着父亲去武汉肺科医院进行新冠排查,后又接到街道办和社区通知尽快带父亲去定点医院住院,并要求自己和母亲作为密接人员去隔离点隔离。

武汉市新冠肺炎防疫指挥部医疗救治组工作人员称,目前针对骨髓瘤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化疗,但化疗又会加重患者的尿毒症,建议家属拿着资料先去找专科医院如协和、同济专家问诊,看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案。

3月11日,听说协和医院复诊,王先生便带着父亲去血液科看诊,并先做了全套的新冠肺炎检查。病历显示,王忠的核酸检测和抗体检测指标都呈阴性,但CT报告显示“双肺散在磨玻璃密度影及条索影,双肺下叶为甚,新冠肺炎、尿毒症肺炎待排,请结合临床及核酸检测,建议复查”。

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,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,而最终“受伤”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。

该工作人员还称,像王忠类似的情况也有存在,“有些病人本身就有原发性基础病比较严重的病,但因为得了新冠肺炎,造成救治比较困难。疫情导致整个武汉一些正常的病人,需要做手术的现在都非常难,因为大多数医院手术室还没开,做手术风险太高”。

“2018年年初父亲在协和医院住院,化疗第一阶段发生感染,导致病情恶化严重,当时在协和住了两三个月,在那之后就开始肾衰竭了,每周需要做三次透析。”王先生介绍。

该航班167名乘客抵达南昌后,我省按照疫情防控有关规定,全程实施了闭环管理,严格防止社会传播风险。押金一万元、食宿费580元一天、14天收费8120元……近日,一则“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”的消息,引发舆论关注。

武汉王先生的父亲王忠(化名),是一位多发性骨髓癌晚期患者,伴随慢性肾功能衰竭、尿毒症。3月11日,王先生陪同父亲去武汉协和医院就诊,结果因CT影像显示肺部有感染被作为新冠肺炎疑似人员上报。之后在武汉的定点医院住院3天,确认排除新冠疑似,但按规定仍需隔离14天。

“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,疼痛特别强烈,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,是骨头的那种疼。睡不好也吃不好,人也特别痛苦。”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,但“隔离期未结束,没有医院会接收。”

3月14日上午,王先生带父亲到湖北省中山医院做完透析后,又送父亲到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。3月16日,武汉肺科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,并于3月17日出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