抗“疫”时期的“代购”
来源:抗“疫”时期的“代购”发稿时间:2020-03-28 17:42:54


此外,集中隔离期间需要监督的问题,不只是费用,更要保证被隔离人员的生活所需。像这两则视频中曝光的饭菜太贵吃不饱、馒头发霉、床单不换等问题,损害的是被隔离人员的基本权益,抹黑的是当地政府的隔离政策。

说到底,这不是生意,而是一种合作。当地政府既做出隔离要求,就应该完善后续保障;酒店既来了上门的生意,也应该提供高性价比的服务;入境人员有义务配合政府防疫措施,同时也有权利要求酒店提高服务水平。哪一方打破了这种平衡并因此破坏了“防疫大局”,都是严重的不负责任行为。【环球时报】因涉嫌性剥削儿童并传播色情视频而被移交检方的“N号房”事件嫌犯赵周斌,26日首次接受检方调查。当日,他身边没有陪同的辩护律师、只身一人接受调查,原因是“律师详细了解案情后,十分震惊,已拒绝为其辩护”。

△伦敦大都会警察局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相关消息(图片来源:英国伦敦大都会警察局)

警方26日还透露,警方日前抓捕了运营另一个“N号房”的群主“太平洋”,他竟是一名16岁少年。他原是赵周斌聊天室里的付费会员,之后加入“博士”的运营团队,被称为“博士接班人”。他涉嫌从去年10月至今年2月在即时通信软件上自创聊天群,并上传各种性剥削视频,会员最多时达到1万人。而他传播的视频疑似是“博士”房或其他“N号房”里的截屏版。

这种无人监管的状态,就难免给一些缺乏道义的酒店随意收取高昂隔离费的空间,而最终“受伤”的则是被隔离的民众。

而酒店这种收取1万元押金的行为,更是赤裸裸的“霸王条款”。如今在疫情期间,该酒店承接了隔离入境人员的业务,相关部门就更应该监督酒店秉持诚信经营、公平交易原则。否则,酒店干着政府的生意,还做出违规的行为,其实也是让当地政府跟着酒店“背锅”。

实际上,为赵周斌辩护的律师及所属律所信息25日被韩国媒体公开后,该律所接到无数个抗议电话,公司官网也被攻击瘫痪。韩国法律界人士纷纷表示,赵周斌的犯罪行为实在太残忍,估计没有一个律师会愿意为他辩护。

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,难免给人以“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,食宿条件却堪忧”的观感。

《中央日报》26日称,据韩国警方当天透露,已于本月13日和19日对3家虚拟货币交易所和虚拟货币委托交易公司Bestcoin进行突击搜查,收集“N号房”会员给赵周斌支付虚拟币的相关资料。报道称,赵周斌利用即时通信软件传播和销售儿童色情视频,其犯罪所得估计达到数十亿韩元。

《朝鲜日报》26日称,“N号房”事件主犯赵周斌(网名为“博士”)于当天上午接受检方调查。当天,赵周斌身边没有陪同律师,而他本人也表示愿意一个人接受调查。报道称,原计划为赵周斌辩护的律师已于25日提交辞呈,该律师表示“赵周斌家人委托案件时,仅告知是一起简单的性犯罪案。但后来了解的详情与他们当初的描述完全不同,因此决定终止辩护合同。”